澳门十大信誉平台网站

十多个癌种迎来创新疗法!盘点2020年以来在中国获批的抗癌新药

来源:药明康德  Thu Feb 04 16:48:11 CST 2021 A- A+

2月4日是世界癌症日,今年的主题是“关爱患者,共同抗癌”。事实上,人类与癌症这个劲敌的斗争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庆幸的是,随着科学的进步和医学的发展,放/化疗、小分子靶向药物、抗体药物、细胞疗法等一代又一代的创新疗法相继问世,癌症治疗早已从“无药可用”迈向了“精准治疗”的新时代。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有30多款抗癌创新药物在中国获批上市或获批新的适应症,为广大癌症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选择。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本文将分享2020年以来在中国获批的部分抗癌创新药物信息。

乳腺癌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女性乳腺癌首次超过肺癌,成为了全球最常见癌症。公开资料显示,乳腺癌中最常见的一种亚型为HR+/HER2-,占乳腺癌患者总数的70%,大约30%诊断为HR+/HER2-早期乳腺癌的患者仍有癌症复发的风险。2020年以来,中国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迎来了多款创新疗法。

其中,罗氏(Roche)企业的恩美曲妥珠单抗是一种抗体偶联药物(ADC),该药获批单药适用于接受了紫杉烷类联合曲妥珠单抗为基础的新辅助治疗后、仍残存侵袭性病灶的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患者的辅助治疗,这也是首款在中国获批上市的ADC药物。礼来(Eli Lilly and Company)企业的阿贝西利片是一种CDK 4/6抑制剂,该药获批用于HR+、HER2-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此外还有北海康成的马来酸奈拉替尼片、三生国健药业的伊尼妥单抗,前者获批治疗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患者的强化辅助治疗,后者获批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

肺癌

肺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小细胞肺癌(SCLC),其中NSCLC占了80%-85%。2020年以来,有多款抗癌新药获批,涵盖广泛期小细胞肺癌、T790M突变阳性的NSCLC、ALK阳性NSCLC、非鳞NSCLC等,为肺癌患者带来了新选择。

2020年2月,中国广泛期小细胞肺癌患者迎来了首款免疫疗法。罗氏(Roche)旗下的PD-L1单抗阿替利珠单抗获批联合化疗用于一线治疗广泛期的小细胞肺癌。IMpower133研究显示,阿替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可以显著延长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总生存,降低该研究受试患者死亡风险30%。根据罗氏早前发布的资讯稿,IMpower133研究是30年来广泛期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首次重大突破。

同时,经EGFR-TKI治疗进展且T790M突变的NSCLC患者也迎来了新的选择。2020年3月,豪森药业的第三代EGFR-TKI阿美替尼获NMPA批准上市,治疗既往经EGFR-TKI治疗进展且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成人患者。临床研究数据显示,阿美替尼单药治疗显示出优异的疗效和安全性: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达12.3月;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达68.9%,疾病控制率(DCR)达93.4%;而且能够有效控制脑部病灶,脑转移患者ORR达61.5%。

ALK阳性NSCLC患者也迎来新的治疗选择。诺华(Novartis)企业的ALK抑制剂赛瑞替尼获批用于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贝达药业的ALK抑制剂恩沙替尼也获批用于此前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后进展的、或者对克唑替尼不耐受的ALK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治疗。

此外,恒瑞医药的PD-1抗体卡瑞利珠单抗也被获批用于一线治疗晚期或转移性非鳞NSCLC。百济神州的PD-1抗体替雷利珠单抗被获批联合两项化疗方案用于治疗一线晚期鳞状NSCLC。

肝癌

2020年以来,肝细胞癌(HCC)治疗领域也迎来了重大进展。其中,有两款PD-1/PD-L1抑制剂获批治疗肝细胞癌;一款为恒瑞医药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该药被批准用于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和/或含奥沙利铂系统化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的治疗;另一款为罗氏的抑制剂阿替利珠单抗,该药获批联合VEGF抑制剂贝伐珠单抗,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

此外,恒瑞医药的VEGFR-2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阿帕替尼也获批了肝癌的新适应症,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线系统性治疗后失败或不可耐受的晚期肝细胞癌。

胃癌

在中国,胃癌是常见癌种之一 。2020年3月,中国迎来首个胃癌免疫疗法——百时美施贵宝(BMS)的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它被NMPA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两种或两种以上全身性治疗方案的晚期或复发性胃或胃食管连接部腺癌患者。这一获批突破了中国胃癌治疗“后线缺药”的僵局,对于重振晚期胃癌治疗信心具有重要意义。

研究结果显示,与对照组相比,纳武利尤单抗可使死亡风险降低38%,一年生存率翻倍,达27.3%。同时,中国台湾人群数据与整体人群结果相一致,与对照组相比,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可显著降低死亡风险达51% ,对中国胃癌患者治疗带来了极大的临床价值。

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是世界范围内男性第二大常见恶性肿瘤,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预后不良,5年生存率约为29%。前列腺癌也被形容为“沉默的杀手”,其早期不易被发现,在中国大部分患者确诊时已经处于晚期,54%的患者就诊时已经发生骨转移。2020年以来,多款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获得批准上市或者收获新适应症。

比如,拜耳(Bayer)的达罗他胺和安斯泰来(Astellas)的恩扎卢胺软胶囊均已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杨森(Janssen)阿帕他胺片在中国获批新适应症,用于治疗转移性内分泌治疗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成年患者。

此外,2020年8月NMPA还批准了来自拜耳的全球首个α-粒子辐射放射性治疗药物氯化镭[223Ra]注射液,它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伴症状性骨转移且无已知内脏转移的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者。研究显示,该产品可显著改善患者总生存期和生活质量,同时延迟了首次症状性骨骼事件的发生时间,能为前列腺癌患者带来多重获益。

头颈部鳞癌

头颈部鳞癌是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大部分患者就诊时已到局部晚期阶段,经过手术、放化疗后仍有很高比例的患者会发生局部复发和/或远处转移。2020年中国头颈部鳞癌患者终于迎来了靶向药物。

2020年3月,德国默克(Merck KGaA)的抗EGFR抗体西妥昔单抗获NMPA批准,与铂类和氟尿嘧啶化疗联合,用于一线治疗复发和/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根据德国默克早前发布的资讯稿,这西妥昔单抗这一新适应症的获批,打破了中国复发和/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30年来铂类化疗效果不佳的困局,填补了头颈部鳞癌领域靶向治疗的空白。

此外,默沙东(MSD)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也获批新适应症,用于肿瘤表达PD-L1的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复发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患者的一线单药治疗。

黑色素瘤

黑色素瘤由黑色素细胞基因突变引起的一种病,虽然在所有皮肤癌中,黑色素瘤约占1%,但却是皮肤癌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因此被称为“皮肤癌之王”。2020年3月,黑色素瘤患者新来了一款新的疗法——诺华的达拉非尼/曲美替尼联合疗法,该联合疗法获NMPA批准用于BRAF V600突变阳性的3期黑色素瘤患者完全切除后的辅助治疗。

达拉非尼是一种强效和选择性BRAF激酶活性抑制剂,曲美替尼片是一种可逆的、高选择性MEK1和MEK2激酶活性的变构抑制剂。这两种药物联合使用,可以同时抑制BRAF和MEK两个靶点,达到比单药更好的效果。多项全球关键性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对比靶向单药治疗,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联合使用可帮助晚期BRAF V600突变黑色素瘤患者,得到更高的疾病缓解,实现更长的无进展生存。

卵巢癌

卵巢癌是中国发病率最高的妇科肿瘤之一。尽管经过初始含铂化疗后得到缓解,但大多数卵巢癌患者都会无可避免地复发。而目前对于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治疗的选择仍然非常有限。

2020年以来,有两款PARP抑制剂获批治疗卵巢癌。一款为再鼎医药的尼拉帕利,该药获批用于晚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对一线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的维持治疗。另一款为恒瑞医药的氟唑帕利胶囊,该药获批用于既往经过二线及以上化疗的伴有胚系BRCA突变(gBRCAm)的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治疗。

食管癌

食管癌是在中国较为常见的一种恶性肿瘤。2020年6月,中国食管癌领域迎来了两款创新药,分别是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和默沙东(MSD)的帕博利珠单抗。其中,帕博利珠单抗被批准单药用于通过充分验证的检测评估肿瘤表达PD-L1(综合阳性评分(CPS)≥10)的、既往一线全身治疗失败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食管鳞状细胞癌(ESCC)患者的治疗。

卡瑞利珠单抗被批准用于既往接受过一线化疗后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食管鳞癌患者的治疗。根据一项名为ESCORT的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卡瑞利珠单抗相比化疗可显著延长患者的中位OS(8.3个月 vs 6.2个月),降低死亡风险近30%,同时ORR更高(20.2% vs 6.4%),持续缓解时间更长(7.4个月 vs 3.4个月)。更重要的是,卡瑞利珠单抗在所有人群中均可获益。

尿路上皮癌

尿路上皮癌是目前最常见的一种膀胱癌,占膀胱癌病例90%以上。对于中国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而言,现有治疗方案十分有限。2020年4月,中国尿路上皮癌领域迎来了一款创新疗法——百济神州的抗PD-1抗体药物替雷利珠单抗,它被批准用于治疗接受含铂化疗失败包括新辅助或辅助化疗12个月内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PD-L1高表达的尿路上皮癌患者。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中国第一个获批尿路上皮癌适应症的PD-1单抗。

甲状腺癌

甲状腺癌是一种比较普遍的内分泌癌症。甲状腺髓样癌是甲状腺癌的一种病理类型,多数甲状腺癌起源于甲状腺滤泡细胞,包括乳头状癌、滤泡癌、未分化癌等。最近几个月以来,中国甲状腺癌患者先后迎来了两款创新疗法。

一是卫材(Eisai)的仑伐替尼,这是一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已在中国获批新适应症用于治疗分化型甲状腺癌(DTC)患者。在一项全球范围内针对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开展的SELECT研究中,与安慰剂相比,仑伐替尼显著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率(18.3个月 vs 3.6个月)。

二是正大天晴旗下安罗替尼,这是一种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近期获批的新适应症为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癌。研究显示,在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癌方面,安罗替尼治疗能将患者的中位PFS延长了9.6个月。

血液癌症

在血液癌症领域,2020年以来也迎来了多款创新产品。这些药物的作用机制和类型包括抗体偶联药物(ADC)、BTK抑制剂、BCL-2抑制剂、CD19×CD3的双特异性抗体等等,这些产品在中国获批用于治疗多种类型的血液癌症。

武田(Takeda)的维布妥昔单抗在中国获批用于成人CD30阳性的复发或难治性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sALCL)和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的治疗,是中国血液癌症领域获批的首款ADC药物。艾伯维(AbbVie)的BCL-2抑制剂维奈克拉片获批与阿扎胞苷联合用于治疗因合并症不适合接受强诱导化疗,或者年龄75岁及以上的新诊断的成人急性髓系白血病(AML)患者。根据公开资料,维奈克拉是中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获批的BCL-2抑制剂,打破了几十年无创新疗法的僵局。

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和诺诚健华的奥布替尼均是BTK抑制剂,它们均获批用于治疗既往至少接受过一种治疗的成人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和既往至少接受过一种疗法的成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患者。安进企业(Amgen)的CD19×CD3双特异性抗体倍林妥莫双抗获批的适应症为成人复发或难治性前体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而近日,安斯泰来(Astellas)的富马酸吉瑞替尼片被获批用于治疗FLT3突变阳性的复发或难治性急性髓系白血病成人患者。

祝贺这些抗癌新药在中国获批上市。相信它们的到来,在让癌症患者拥有更多治疗选择的同时,也可以让他们的生活质量得到更好地改善!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资讯编辑撰写,观点仅代表编辑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资讯立场。

关注【药明康微信公众号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资讯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药明康德官方微信公众号,全球领先的制药、生物技术以及医疗器械研发开放式能力和技术平台,帮助任何人、任何企业更快更好的研发新医药产品,探索无限可能!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
  • 新浪医药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 新浪概况 一度传媒 联系大家
  •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浪企业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