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十大信誉平台网站

2020年国内CRO行业回顾

来源: 医药魔方  Sat Jan 09 13:12:02 CST 2021 A- A+

编辑丨华义文

过去的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对普通大众来说,都经历了新冠疫情的严峻考验。而对于CRO行业来说,也有很多故事是值得回味。今日暂且停下匆匆的脚步,坐下来闲聊片刻。一壶浊酒,或一盏清茶,或一杯咖啡,褪去一身疲惫,新的一年满血复活。

古有曹植七步成诗,成功自保的同时也成就经典;以下借鉴古诗七句,闲话行业现象,只为众人茶余饭后之谈资。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抗疫互助与复工复产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人们的生活和工作都带来了巨大影响。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时候,大家在逐渐认清新冠病毒并做好自我防护的同时,开始积极复工复产,希翼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降到最低,尤其是身处疫情暴风眼受影响最为严重的武汉地区企业。

CRO虽然也属于生物医药行业,但是还不算是民生保障和医疗必须物资相关生产企业,加上人员往来受到限制,员工到岗率在一段时间里都不高。尤其是广大CRA和CRC一直都无法前往临床机构一线开展工作,即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生产生活逐步恢复正常的情况下,仍然被要求反复进行核酸检测,内心实在苦不堪言。

原本以为,今年行业不景气是不可避免了,但是大家国家依靠全体人民的努力创造了奇迹,疫情得到迅速控制。而且,随着国外疫情日趋严重,我国成为医疗经验和医疗物资的重要输出,帮助全世界民众。

除了捐款捐物之外,CRO企业可以利用自身的专业常识和技能为抗疫做出实际贡献。抵抗疫情的关键物资包括检测试剂、疫苗、药物以及一些医疗器械,研发和生产单位都在加班加点,能够提供配套支撑的CRO企业也积极参与其中。

有的企业快速开发出新冠病毒抗原蛋白和抗体试剂,提供给广大科研人员;有的企业为临床试验提供专业支撑,众多CRA和CRC进驻收治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医院,让大家肃然起敬;有的企业开足马力生产各种药品的原料;也有的企业克服各种困难为疫苗研发提供各种技术服务,各家比拼的是技术平台优势和高效的平台工艺。大家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贡献力量。

当然,还是有一些企业想蹭热点,在专业的技术名词上混淆视听,夸大其词,误导广大民众,意图为自己贴金,实现在股市或者企业估值上获利,这种浑水摸鱼,企图发国难财的行径为世人所不齿。

总体来说,疫情对生物医药行业是重大利好,人们明白健康才是根本,其他都是浮云。生物医药行业自然而然受到空前重视,特别是被大量资本看好,纷纷大手笔布局。无论是做创新药的,还是提供技术服务,亦或是提供周边配套产品,都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于是,2020年的一大现象就是,低于1亿人民币的融资资讯已经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了,超过1亿美金的融资资讯才能抓人眼球了。

就CRO行业而言,如今海外疫情特别严重,部分临床前实验工作的海外订单纷纷选择中国,这对于国际化水平较高且之前海外客户关系维护较好的企业来说,绝对是利好的。

总之,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生物医药从业者更加要撸起袖子加油干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更名与再更名

制药行业在不断并购中发展壮大,企业名称也在并购中发生变化。有的将名称合并,如葛兰素史克;有的保留并购方名称,如辉瑞和惠氏;有的保留被并购方名称,如当年华生医药收购阿特维斯,更名为阿特维斯,又收购艾尔建,更名为艾尔建;有的另起名称,如昆泰和艾美仕变成了艾昆纬。

名称或许不是最重要的,只是一个称号而已;名称却也是十分重要的,承载着品牌,传递着价值。更名可能意味着重大战略调整。

睿智化学→量子高科→量子生物→睿智医药

2018年,量子高科收购睿智化学,很快就更名为量子生物,名称上会显得与生物医药研发更加贴切,同时微生态业务也属于生物领域,这样的名字十分适合。但是,到了2020年企业又宣布更名为睿智医药,因为现在的业务主体就是原先的睿智化学,而且这块业务的增长潜力更大,所以更名顺理成章。

其实早在收购之前,企业也一度更名为睿智医药。但是,当初因为睿智化学的英文名“ChemPartner”的知名度很高,改了企业名以后才发现给客户带来了很多不便,于是又改回来了。虽然现在睿智主营业务结构不一样了,除了化学之外,临床前和生物制药也有很大占比,但睿智化学这个企业名字已经到了客户骨髓里面,包括像国外很多的企业,都已经很熟悉企业这个名称了,而且企业名称已经注册商标了,这个也是企业无形资产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喜康→鼎康

台湾JHL Biotech/武汉喜康以其与国际接轨的技术实力和运营水平,一度被认为是业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不仅是百济神州的长期合作伙伴,并且还获得了赛诺菲投资入股以及包括利妥昔单抗生物类似物在内的项目合作。

然而,2018年基因泰克4名前雇员被指控窃取技术机密并提供给喜康。2019年9月,喜康与基因泰克达成庭外和解,喜康停止研发生产包括利妥昔单抗在内的基因泰克的拳头产品。

这时候的喜康面临窘境,不仅前期建立的产品线中涉及基因泰克的项目全部放弃,更要命的是在委托方最为看重的常识产权保护(IP)上存在污点,使得CDMO业务难以为继。品牌形象重塑迫在眉睫,干脆将生物类似物业务与CDMO业务拆分:前者重建产品线,后者独立运营。

2020年1月,港股上市企业意大利控股有限企业公告以现金及承担债务方式合并支付总认购价1.25亿美金对喜康CDMO业务进行收购。随后企业更名为鼎康生物,并于2020年3月宣布独立运作,完成了企业的内部重组,专注于提供生物制药CDMO服务。

从喜康到鼎康,IP问题让这家原本处于领先地位的生物药工厂经历了一场漫长的阵痛。也让大家再度看明白,触碰行业底线是断不能容忍的。

以新形象重装上阵的鼎康,虽然身处疫情暴风眼,在2020年仍然收获满满。4月,鼎康生物开始新的生产线建设,拟投资9亿美金,新征地约270亩,五年内建设总发酵规模超10万升,集众多2000升一次性生物反应系统与世界级单体发酵规模超10000升不锈钢反应系统于一体的大规模生物医药研发及商业化生产CDMO基地。12月,需提供给客户新药上市申报的所有药学部分资料都已提交完毕,意味着鼎康生物成功打通了从细胞株开发到商业化生产整个CMC的全流程,实现了里程碑式跨越。

事实上,只要CRO企业踏踏实实干活,就能获得行业认可;只要行业对CRO企业有足够了解,其实并不太在乎企业名称。作为CRO,提供优质高效的技术服务才是在行业内立足的根本。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技术革命,还是包装粉饰?

CRO企业为客户提供的是技术服务。为了提高研发效率,无论是甲方客户还是CRO企业自身,都在追求新技术的应用,并以此来吸引更多订单,从而实现业绩提升。

新的技术是不是能够被业界所认可,关键是看能不能解决行业痛点。痛点是什么?CRO企业每一天都能感受到新药研发过程中的各种难处。新技术的价值就在于是不是能够有效解决这些困难。

在临床研究中,不少企业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网络资源,整合研究者、CRC和病人信息,方便申办方快速获得相应资源,从而加速临床研究进程,提高临床研究质量。理论上来讲,效率肯定是可以提高的,但是要想获得行业认可,必须做好质量控制,没有质量的效率就是无用功。

在药物发现领域,眼下最为火热的话题是DEL、PROTAC和AI。关于DEL,最先想到的就是成都先导,稍后再做讨论。PROTAC也有几家CRO在布局,大家都在尝试。

如果要投票选举2020年最爆炸性投资事件的话,晶泰科技超3亿美金C轮融资毫无疑问入选。2020年9月,以数字化和智能化驱动的人工智能药物研发企业晶泰科技宣布完成3.188亿美金的,创造全球AI药物研发领域融资额的最高纪录。

很多人都在问这家企业值那么多钱吗?按照传统生物医药尚领域的投资逻辑,如此估值的企业怎么着也都有项目进入临床了。晶泰科技以药物晶型预测起家,过去两年才开始涉足药物分子设计和筛选,最快的项目也就是确立PCC。那为什么晶泰能获得那么高的估值呢?资本就是看中AI有望成为解决药物研发痛点的革命性技术。不过还有更多人虽然认可这一大趋势,但是认为还为时尚早。

蒸汽机、汽车、飞机还有计算机刚刚诞生时候那样,人们容忍它的其貌不扬、笨重低效。大家也同样也需要给与更多的耐心与期待。如何理性对待这些新技术,就是不要过分贬低,也不能过度捧杀,而是要按照新药研发的一般规律去尝试和完善。

头顶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对待新技术各种欠缺大家应当给与包容和引导,但是对于触犯法律法规底线,必须予以指责和严惩。

曾经在制药行业较多发生的违规行为包括研究数据造假以及安全环保问题。

研究数据

2015年的722临床研究核查,2017年两高司法说明明确提供虚假研究材料按假药罪定罪处罚,最终2020年12月26日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将药品注册造假正式纳入刑法,是建立在前期司法说明以及近两三年实践等基础之上,虽然并没有太多相关的案例出现,但实际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起到了巨大的行业震慑作用。

安全环保

前些年多地发生重大化工厂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监管部门加大了安全环保的监管力度,关停了一批存在重大隐患的工厂和园区,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制药企业和初创型研发企业为了确保供应链稳定,也加大了对CDMO企业的EHS要求,也促进了CDMO企业自身重视起来。因此,现在的安全环保问题也越来越少了。

以上都是可喜的现象。

生物安全

但是CRO企业的违法违规又出现了新的迹象,尤其是在2020年最为明显的莫过于遗传资源管理。

2020年第四季度集中出现重大事件。

2020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正式颁布,对“人类遗传资源与生物资源安全”专辟一章,加强对我国人类遗传资源和生物资源采集、保藏、利用、对外提供等活动的管理和监督,保障人类遗传资源和生物资源安全。此前,我国只有《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以及之后的升级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2020年12月26日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明确非法采集人类遗传资源情节特别严重最高可判七年。

2020年11月,金斯瑞前董事长章方良因涉嫌走私中国法律进出口规定禁止的货物被逮捕。早在9月,金斯瑞就公告章方良处于监视居住状态。

2020年12月,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副主任兼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孙燕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科学技术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河北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2020年12月,科技部政务服务平台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爱恩康企业员工在与施贵宝合作的临床试验中,伪造公章和法人签字,向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提交虚假申请材料。科技部决定:停止受理施贵宝企业涉及我国人类遗传资源国际合作活动申请六个月。同时,爱恩康被暂停相关活动一年。根据此前披露的判决书,爱恩康涉案员工陆某某因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被公诉机关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如今,在新药研发过程中和遗传办打交道已经成为绕不开的一道关卡。虽然有些人经常诟病这种制度不符合国际惯例,但是现阶段必须按规定实行,不少企业也都专门设立岗位办理各种遗传办手续。

证券法规

越来越多的创始人领导着一手创办的CRO企业成功登陆证券交易所。成为上市企业,就是公众企业,就不能再当成是自己家的私产,不再是自己家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2020年5月,博腾股份因为未及时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关联方交易问题被证券监管机构给予警告处分,并处以30万元罚款。相关人员共计15人也收到警告处分,并分别处以罚款,共计222万元。

2020年12月创业板监管函显示,睿智化学被量子高科收购的时候,惠欣及其家族早在2017年6月就承诺所控制的企业不再新增对上海睿智化学研究有限企业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超出合理账期的业务款项。但是到2020 年 6 月 30 日,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业仍然存在应付睿智化学业务款项超出合理账期,涉及金额合计 3,345 万元。终于到2020 年 9 月 30 日,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业以还款及提供履约保证金的形式清偿完毕上述应付上海睿智超出合理账期的款项。

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曾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一是大家头顶上灿烂的星空,二是大家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还是应当在法律法规之内凭借各自本事,各取所需。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卖水还是淘金?

CRO提供的是技术服务,是帮助客户圆梦,一个新药的梦,而自己虽然是参与者,却不曾拥有。这就好比,自己辛辛苦苦缝制美丽的结婚礼服,但新人不是自己。这样的生活不完美。自己做的嫁衣裳,自己穿岂不是更加欢心喜悦?于是,有些CRO开始不本分了,吃着碗里,也惦记着锅里的,也从锅里夹一筷。

行业龙头药明康德和泰格通过旗下或关联基金投资了一大堆新药研发企业,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他们的优势在于能够在早期就可以接触到创始人和核心团队,也能透过自身的服务板块实实在在地认识到项目的优劣,就能极好的控制项目风险。更绝的一点就是,自己还能成为被投企业的首选研发服务商,甚至是无法反驳的必选,投出去的钱又回到自己的腰包。

这种想想怎么都不会亏的买卖,自然是让人趋之若鹜。维亚玩出了新的花样,并以此为一个特别亮点成功登陆港股,这就是服务换股权:资金兜一圈这种麻烦事都省了,钱都不用出了。

这种两条腿走路的企业如今也有不少了。金斯瑞孵化的传奇也登陆纳斯达克,和强生合作的CAR-T项目刚刚提交BLA申请,有望在2021年批准上市。作为模式动物领域的旗帜,百奥赛图也已经募资,并高调宣布在未来几年逐步从CRO向biotech转型。睿智在CRO行业属于较为低调,与其曾经行业老二的地位并不相称,自己做药更加低调,但是证券监管机构的监管函也让世人管中窥豹认识到其做新药已经下了不少血本。

这些还都是先做CRO,有余力的前提下自己做新药,虽然会让客户不爽,担心IP泄露,但是这些家的服务板块业务都挣了很多钱,而且都没有受到影响。还有一些biotech,在自身技术平台有余力的情况下,也想做一些服务工作,充实现金流。商业模式没有对错,只有是不是符合行业需求。大家凭本事挣钱,就看各自生态圈资源的利用能力。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精诚团结,还是互撕对抗?

CRO行业的繁荣发展催生着并购常态化,特别是国内CRO行业全链条发展趋势,成为大体量综合性CRO是必由之路。那些小而美企业是优秀的并购标的,而强强联合也是资本运作的完美杰作。

并购如同婚姻,一纸合同如同一张证书,盖章生效只是一刹那的事情。恋爱如同尽调,可长可短,总觉得已经看得真真切切的了。可真的开始过日子了就发现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难免磕磕碰碰。日子过得到底如何,只有当事双方才心知肚明。有时候也免不了闹出大动静,就会让外人看笑话。

百花村-华威

2020年5月,随着华威创始人张孝清的一句“难说再见”为一场行业纷争画上了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句号。

“世界之大,容得下万物;世界之小,江湖会重逢。人生不是你取得了什么,而是你经历了什么。”

正如张孝清所言,华威内部纷争导致发展未达预期,作为仿制药研发的老牌企业错过了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稍纵即逝的黄金时期,也还在努力追赶创新药研发红利的步伐。

百花村所处煤炭行业日薄西山,因2014年、2015年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企业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急需收购盈利资产实现净利润转正。华威医药,这个CRO行业的香饽饽企业,此时也想借股市提升自身价值。于是两家一拍即合,2016年宣布联婚。

一方保住了上市主体,另一方则成为上市企业,双方都获得了利益。可以看出来合并之初你侬我侬,大家过得好不快活。然而,蜜月期却是短暂的。双方的分歧从2018年初对2017年业绩审计就初露端倪。争议的焦点就在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业绩承诺。合并第一年,即2016年实际净利润完成业绩承诺数的88.38%。应该说双方对于这一数字都能接受:靠着华威医药的净利润,百花村消除了退市风险警示;而88.38%离需要张孝清对百花村进行补偿的差额大于10%的红线很小,后续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弥补。双方剑拔弩张的导火索就在于2017年华威医药的业绩仅为所承诺的一半而已。对于这一审计结果,张孝清不予认可。显然双方都十分不满。

此后双方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在2018 年 7 月 24 日,张孝清被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原因是“在负责南京华威医药科技集团有限企业工作期间,涉嫌背信损害上市企业利益”。直到2019年4月30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撤销案件,理由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或许是因为经此一劫,张孝清“未对2018年业绩预亏情况发表意见。”

争议双方的另一方,即百花村原先的股东之一第六师国资企业于2019年7月将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华凌集团,提前离场。

三年的业绩承诺期结束的最终核算,显示2016 年到2018年三年累计实现69.42%,差额超过30%,张孝清需要做出补偿。张孝清不服,但是仲裁庭裁决支付补偿股份25,252,039股或者人民币310,095,031.23元。

如果世上有悔恨药,张孝清一定会选择继续坚守,择机独立上市。现在来看,以华威的体量和实力是完全做得到的。只是这悔恨药,华威也开发不出来。愤然离场而又心有不甘的当事双方,给行业留下了一个活生生的案例。血一样的教训,都是泪呀!

亚太-新高峰

在百花村与张孝清之间的是是非非尚未了解的时候,又一起相似纷争曝光于世人面前,成为行业内有一个话题。

2020年刚一开年,亚太药业连续披露家丑。企业于2015年12月以现金9亿元收购的上海新高峰。经自查发现新高峰董事长任军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并且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企业已失去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企业的控制,不再将其纳入企业合并报表范围。

更多信息逐渐浮出水面,事情要从2019年10月说起。彼时,亚太药业发布公告称,新高峰子企业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其中一笔金额不超过4461万元,另一笔不超过6000万元。亚太药业在公告中表示,两笔担保均未经正常的审批决策程序,上海新生源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对此企业将主张上述违规担保对企业不发生效力。

随后,上市企业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但管控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从事CRO业务的核心人员等相继离职,CRO业务停顿,财务状况持续恶化,预计未来无法产生维持正常经营所需的现金流入。亚太药业已经对子企业已经彻底失去控制。同时企业终止新高峰多个投资项目,计提减值准备超过5亿元,从而导致企业2019年度的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亏损。

2019年是新高峰完成业绩承诺期后的第一年。但是相比2015年到2018年四年承诺期业绩踩线达标相比,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2019年上半年,上海新高峰净利润为4154.5万元,同比减少51.5%。

不难看出,上海新高峰对母企业营收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说就是靠着新高峰撑起了母企业的业绩。然而,承诺期刚过,上海新高峰业绩大幅下降,直接导致母企业跟着业绩大幅衰减,特别是2019年三季报一发布,股价直接跌停。这也难怪亚太药业对于新高峰业绩突然反转感到万分反常,必然需要仔细审查全部账目,了解其中缘由。双方就此开始剑拔弩张。

到目前为止,监管部门尚未发布调查结果,个中是非究竟如何,大家拭目以待了。

量子高科-睿智化学

2018年5月,量子高科并购睿智化学获证监会核准批复,随后更名量子生物,全面升级为以微生态营养产品、微生态医疗健康服务、医药研发外包服务为主营业务的企业。量子高科分两次以总价约24亿元全资收购睿智化学就此完成。

此次收购的净利润承诺期为2017年到2020年四年,大限已到。其中前三年基本实现承诺,现在到了最为关键的2020年了,静待官方公告。

从睿智化学的业务实力,以及近几年CRO行业的总体发展形势,完成2020年业绩承诺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从企业更名为睿智医药,以及睿智化学创始人及董事长惠欣被委以重任担任母企业董事长职位,可以看出双方合作还是较为顺利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并未爆出任何矛盾。不知道最终是不是能够完美解决,为行业树立良好榜样。

保诺-桑迪亚

在国内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临床前CRO中,唯有的两家没有上市的企业。相比同时期且业务高度相似的药明康德、睿智化学、康龙化成和美迪西这四家上市企业,并无明显特色和优势,想要继续寻求独立实现上市并不是一件易事。

各自为政或许很难,如果强强联合应该就能实现了吧。

2020年9月,保诺科技宣布与桑迪亚合并,致力于为原料药及药品提供完全集成的药物发现、研发及生产服务。这件事的背后推手就是安宏资本。早在2019年1月,安宏资本就已经持有保诺科技的多数股份,此次又投资桑迪亚并直接将旗下两家企业实现合并。新企业在全球拥有10大分支机构且人员超过2000人,在规模上仅次于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成,并且与睿智化学基本持平。保诺-桑迪亚计划在未来两年新增1000多个就业岗位,鉴于睿智化学过去多年的发展趋势,想要超越并独占行业第三把交椅并不是一件难事。

合并之后,哪方将成为主导者呢?简单看一下公告中关于桑迪亚董事长和CEO的职位描述。

新的董事会的组成包括保诺科技现有董事会成员,加上桑迪亚董事会主席严伟翠作为独立董事。桑迪亚首席实行官李建昌博士将加入保诺-桑迪亚的高管团队,担任中国CMC业务解决方案总裁,直接向保诺科技-桑迪亚首席实行官塞鲁士汇报。

2021年,两家企业将完成整合。在安宏资本的推动下,新企业将直接奔着IPO前进,或许就在2022年实现上市。

无论如何,企业合并之后磨合是关键。因为利益诉求不可能面面俱到都得到满足,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事中事后的争持总是不可避免,行业中已经看到不少案例,如何实现平稳过渡考验着管理层的能力。一不小心就会因为内耗而错过行业发展的良机,这就违背了合并的初衷了。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上市与再上市

企业实现上市并不简单,更不简单的是在两个交易所完成上市。

目前国内CRO行业有超过30家上市企业,其中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成在同一年实现A+H上市的壮举,分别发生在2018年和2019年。2020年8月,泰格医药也完成登陆港股,成为第三家A+H上市的CRO企业。

除此之外,已经在主板上市的睿智医药和凯莱英也有意登陆港股。

企业上市是一件大喜事,堪比古时候读书人寒窗十年之后的金榜题名。

读书人考取功名是为了出入朝堂、光宗耀祖,或者是为生民请命、造福百姓。那企业为什么要上市?

第一种是最名正言顺的,那就是拿了钱可以扩大产能,从而获得更高的收入和利润。其实这就是金融市场建立企业上市制度的初衷。企业运营良好并证明了自身的商业逻辑和商业价值,但是想要进一步发展遇到瓶颈,这一瓶颈是需要一大笔钱才能解决的。这笔钱最好是来自于广大公众的投资,这样可以数额可观,而且风险分散,对大家都好。

第二种也是十分常见的,那就是为了回报财务投资者。通常,这种情形的企业,账面是不缺钱的,但是招股书的中心思想还是围绕着扩大产能。其实大家也都明白,投资者都是追逐巨额回报的,选择企业上市可以让广大公众加入进来,成为接盘侠,投资者才可以开心得退出。

第三种可能就是带些感情色彩了,比如为了实现人生价值,为了让追随创始人奋斗多年的伙伴们实现财务自由,然后去实践各自的梦想。

那么这些CRO企业到底是为什么上市呢?远的暂且不说,就看看近期上市的四家CRO企业拿了公众投资之后干了些什么事情呢?

这四家企业在提交上市申请的时候都是不足千人规模的中型CRO企业,且从事的都是重资产的临床前研究。从上表不难看出,维亚、方达和先导都在买买买,购买标的包括房产物业和小型CRO,目标都是扩大产能以及延申产业链。

这四家企业最为突出的是维亚,在上市短短一年半时间内已经有多笔大额投资项目,加速布局产业链后端的CDMO业务。可见管理层充分认识到核心业务蛋白晶体研究的产业规模天花板很矮,除了进一步加强服务换股权业务,唯有大力拓展CDMO业务才能支撑企业业绩长足发展。

方达收购了两家企业,其中BRI是从事PKPD和CMC研究,和方达原有业务重合,算是扩大产能,而ACME是从事化学合成,这是扩充业务范围。如此一来,方达还缺少CDMO工厂,这可能是下一步的收购方向。考虑到方达的母企业泰格医药,可以说已经成为一家全产业链CRO企业了。

先导唯一的标签就是DEL技术,因市场稀缺性引来众多大企业青睐。上市之后,购买物业,乔迁新址,扩大场地,可喜可贺。最为重要的是,管理层认识到仅仅依靠DEL技术的风险。早期药物筛选的技术有很多种,DEL尚未证明其肯定成功,毕竟进展最领先的也就是GSK的项目在2期临床试验。为了分散风险,必须实现技术业务多样性,Vernalis就是不错的补充对象。这家企业主营业务包括SBDD和FBDD以及蛋白孵育及解析业务,这是目前业内常用的早期药物筛选技术,维亚的核心业务就是做这个。这样一来,DEL加上SBDD和FBDD,这三种技术也是互补的,以及内部建设的AI技术平台,先导在早期药物筛选领域已经有多项平台,算是齐全了。这也说明药物发现和分子优化仅靠单一技术是不可取的,必须取长补短,相互配合才是上策。毕竟DEL技术业务也有药明康德虎视眈眈。

美迪西依然坚持内生式增长,没有任何收购项目,位于南汇的实验室购置合同是在上市前就已经签订,只是一直实行到上市后。所以,上市后美迪西的唯一重大事项就是限制性股票激励,这其实是一件十分迫切的事情。在上市前的问询中,“副总裁级各部门负责人的薪酬较低,部分人员薪酬显著低于同行业企业水平和个人入职前的薪酬水平”,但是依然选择加入是“考虑到企业与其约定的期权激励的确定性较强”。在企业上市一周年之际,终于等到了,对于这份固执和坚持表示可喜可贺。当然,也有人不买账的。在此次激励对象名单中的一位副总裁级的先容已经从企业网站上悄然删除。

对于广大股民来说,并不反对财务投资者和企业董高监通过上市获得高额汇报甚至实现财务自由,毕竟为了企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个,那股民就被当成了韭菜和接盘侠。要知道股民投资也是看中企业的成长,希翼企业通过上市融资能够扩大产能,扩大业务范围,实现收入和利润增长,从而推动股价上升,才能实现共赢。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伟大领袖毛主席描绘的七色彩虹生动形象。七彩人生由你我他各自书写,CRO行业的多姿多彩中有光怪陆离,有催人奋进,也有脚踏实地,只求在时代的裹挟中做好自己,希翼在崭新的2021年有所收获。

怀揣一颗做药人的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资讯编辑撰写,观点仅代表编辑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资讯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资讯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医药魔方为国内首家对药品基础数据进行深度加工、标准化重构和深度挖掘的机构。致力于打造医药行业大数据平台,以数据连接行业,促进医药行业生态更加高效、透明和公平。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
  • 新浪医药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 新浪概况 一度传媒 联系大家
  •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浪企业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