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十大信誉平台网站

某科室主任被实名举报回扣、高利贷 大家和举报人聊了聊

来源:八点健闻  Sun Dec 13 15:25:01 CST 2020 A- A+

文丨健闻谭卓曌

当畸形的利益同盟体瓦解后,医药代表、生意人和医生王静最终撕破脸。

2020年12月6日,一封《实名举报郑州大学第一附院呼吸二科主任王静严重违法犯罪》的实名举报信,在网上流传。

知名三甲医院的科主任,拥有国家、省级二十多个头衔的呼吸病权威专家、博士生导师王静,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这封流传甚广的实名举报信上。

文中列举了王静“大肆受贿、偷税漏税、非法放贷、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几大罪证,并附上银行流水、交易文书等证据。

举报信列的王静银行卡账户流水,集中在2013、2014和2015年。这一百多笔交易记录,包括每笔少则几百元,多则几万元的转账记录;最多达百万元的王静消费记录,以及几十万,乃至百万元的购买基金或基金赎回记录。

举报人说明了这些交易记录的由来,直指医疗行业的潜规则——医生回扣:医院药品、设备等各项采购,必须经过科室主任签字,王静利用科室主任、教研室主任、医师规范培训基地主任的各项职务和权利的便利机会,长期与医药代表勾结在一起。

检举信公布了王静银行卡在2013年到2015年的少部分交易流水。每一笔的转账金额在几百、几千、上万不等,金额不多。许多大额转账属于基金交易。

给王静多次转账的几个转账人信息被隐去名字,只留下姓,举报人说明这些额度在几千元到数万元,一周数次转账频繁的人,都是医药代表。举报信中也有一些外资药企的企业信息,但转账金额大多1000元。

在举报信的第二部分,更是详细举证王静涉嫌长期非法放贷,金额巨大,仅仅在2015年5月到2016年12月,分七次向河南省花园口家具城有限企业放贷本金高达559.3万,按年25%的利息收取。此外,王静旗下还有大量商铺和房产。

尽管部分医生收取回扣的事例已是业界潜规则,司法部门整治医生收受贿赂的案件也屡见不鲜。但直接举报医生、并列出详尽账目的方式发布在网络上,却极其罕见。

除去大众熟悉的医生收取回扣外,王静还牵涉何种经济行为?和他人究竟有何纠纷?举报人袁茹在信的末尾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

经医药代表牵线,王静参与高利贷生意

12月8日下午三点,在举报信发布的第三天, 袁茹出现在在郑州一家名叫“瓦库”的茶馆里。

这家茶馆有好几层楼,每一间房都有白色窗帘,人们在房间里谈事时,外面的人看不到。12月8日下午3点,是大家和袁茹约好的见面时间,她正在楼上另外一个房间,接待另外一拨人。

在接待其他人的间隙,她终于空出一些时间,和大家聊了聊。

她四十岁,穿着体面,身着一件质地良好的大衣,背了一个名牌包包。随后,一个被称为“张总”的人(下文称张某)也进到包间。他们先容自己是生意人,并和王静都认识。

他们让服务员拉上白色窗帘,窗帘未拉到底,张总起身又拉了一下。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谈话被电话数次打断。他们多次出去,在这个茶馆不同的房间,接待了三、四拨人。

在不断被打断的谈话中,两人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自己和王静的纠葛。

“张某自称做工程出身,在2012年前,积攒了一些闲钱,想要做点生意。在2012年,几个医药代表攒了一个局先容王静和他认识。

王静的投资方式除去买商铺,更重要的是从事高利贷。高利贷的利息巨大,利息高达2~3分,与此同时,银行的利息才一厘、两厘。这意味着,从事高利贷的话,每一年100万的本金,能收取30万利息。

在张某的讲述中,早在2010年前,王静就从事高利贷业务,不仅自己参与,还拉着几个医药代表和她一起“赚钱”,成了这个圈子里的领头人。2012年认识王静以后,张某几乎一个月要见她十几次,从2012年放贷之后,张某赚了有600多万。

张某每次见王静,她身边总有几个医药代表陪同,医药代表们的角色,是为聚会买单。

2012年前后,正是郑大一附院发展的黄金时期。2011年,郑大一实现了300多万的门诊量和一年20余万次的住院病人数,已超过国内另一家超级医院“华西医院”,成为国内首位。

此后几年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凭借对河南省病人、医保基金和医生的巨大虹吸效应,郑大一附院规模持续扩张,病人络绎不绝,一年的药品采购金额更是惊人。仅2019年第二季度,郑大一附院的药品采购金额就高达12亿元,全年金额至少几十亿人民币。

△图片来源:赛柏蓝

医院规模的扩张,客观上促成了王静参与的这个“局”——由医生、医药代表、生意人构成的怪异生态圈。

张某回忆,在2018年之前,三方的日子都非常滋润。举报信上王静的银行流水也集中在2013、2014和2015年,这也是医药代表、王静和张某交往就密切的时期。

“前两年,医药代表们出手都很阔绰,一顿饭都上万。”

但最近两年,形势却有了突变。2018年,国家医保局成立后,开展了全国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等压低药价、打击药品回扣的政策组合拳,医药代表的日子显然不像以前。

张某并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但在聚会时,医药代表们的变化却很明显:“这两年,他们(医药代表)出来接待、花销,明显没那么高了,他们也私密、低调多了。”

张某时而会听到医药代表的诉苦,“医药代表们的利润,也没有前几年高,以前五六块的药,可以卖到一两百。现在听说利润都低了。”

为什么举报王静?

他们以一起赚钱为目的的聚会,也不再那么频繁。

几年前让张某赚了不少的高利贷,已不复以往。这两年,放出去的高利贷,回收的不是那么快,且时有赔钱。 “现在放贷,不仅在投资回报上风险,而且法律也不允许,大家都有所顾忌。”张某坦言。

利益圈的土崩瓦解,让以往掩盖的矛盾,浮上了台面。

在他们眼中,王静性格比较强势,为人处事不太符合高利贷圈子里的规则。“她说话很猖狂、爱炫耀”。在张某这种生意人的观念中,放贷不是每一笔都要赚钱,总会有赔钱或者不赚钱的时候,当某笔借款收不回利息的时候,一般放贷人不会吭声,但王静不同,“她要收不回利息,就会找人去闹事,搞虚假诉讼,压制人家。”

在举报信上列出的2015、2016年他们向河南省花园口家具城有限企业的放贷,就出了问题。2016年夏天,河南花园口家具有限企业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利息。和王静一起的放贷人,在接到王静的通知之后,一天晚上6点钟,和上百名人一起到河南花园口家具城闹事。她带人冲进了2楼会议室。“其他人坐着,她站在会议室中间,讲了有两个多小时,指着对方老板骂。对方老板一个劲说明。”

张某回忆,在凌晨1点时,冲突升级,要账人员把欠债老板打至鼻子骨折。“那个老板,现在欠着大家的钱,别人利息都不要了,能归还本金就行,但王静的利息还在翻倍,少一分都不行。”

王静得罪的不止是生意人,还有之前以她为中心的医药代表们。这次实名举报信中的一些举报材料,就是一些她得罪过的医药代表们提供的。

张某曾亲身感受过王静对医药代表们的态度。“她总是吆喝训斥那些医药代表,就跟老板训下面打扫卫生的人一样,说话很难听,说训就训。达不到她的满意,就翻脸。”

王静对医药代表非常苛刻,要求“一单一清”,今天这个药我给你卖完,明天就结清。这也证实了为什么举报信中有的转账数额不大,只有几千块,但转账频次极其频繁。

那些在举报信中递弹药的医药代表,不出所料,是因为经济利益。

一些凭借医院和医生为主要销售平台的小的国内药厂,给王静送礼,希翼她能够将厂家的药品进医院,或维持稳定的供应。她收钱之后,却因为别的厂家的医药代表给回扣给的更多,就把原来使用的药踢出去,由此,得罪了许多医药代表。

这些医药代表们很愤怒,认为王静“贪心,收钱不办事,不讲规矩”。

消失在诊室中的王静

在举报信发到网上3天后,12月9日,王静仍旧正常出诊。

集国家级知名专家、省干部保健专家、市呼吸专业首席会诊专家等光环于一身的王静,像其它知名专家一样,她的号源最紧张,一天之前,在各种挂号渠道里,她的出诊都是已约满的状态。她的门诊挂号预约,也排在了一周后。

下午2点,呼吸内科候诊室的几十张椅子已经坐满了,等候王静的患者最多。

他们来自河南省各县市,大多数患者为了挂王静的号,几乎都提前两周预约。然后在两周后的今天,花几个小时,一大早出发,从各个县市赶来。

每一个诊室里,问诊医生都有两名助手。他们帮助医生写病历、叫号。在最受欢迎的专家诊室前,两三张桌子拼成一排,四五个医生坐在一起,收集患者病历。

在王静诊室门口等候的病人,和别的诊室里只拿着病历本的初诊病人不一样。他们大多是已在其它医院做过检查,当地医院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才过来找王静的。他们提着片子、面色凝重。

下午四点左右,呼吸科其它医生的诊室陆陆续续地空了。但直到五点半,王静诊室前仍旧有三拨提着片子等待的病人。

他们等了好久,不见叫号。其中一个眼尖、等不及的患者,偷偷打开了诊室的门,她仔细看了一眼里面的医生,冲着后面排队的患者说,“王静不在里面,里面的人和照片不一样。”人群开始骚动,大家围在门外,七嘴八舌地闹了起来。

“大老远来的,看的还不是王静,可以退号吗?”

“王静的号是30元,别的才10元。”

年轻的医生助手出来,耐心说明说,王静有一个临时会诊出去了。让同科室的人替代一下。

说明并不奏效,提前一两周预约好了王静的号的患者们依旧不依不饶:“里面医生和王静是一个级别吗?”一位患者拿出手机开始百度那一位医生。

到了晚上六点,患者还没有全部散去。旅馆的推销人员在门诊室外扯着嗓子问,住宿吗住宿吗?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一周前,权威机构公布的2020年公立医院门诊量和手术量,郑大一附院都是全国第一。与此同时,住院楼的大门口,卖衣架、被子的商贩,已开了随身携带的灯;推着行李箱的患者挤来挤去,这让人仍旧无法抹掉郑大一附院被调侃为“宇宙第一大医院”的固有印象。

这些患者们并不知道这几天王静正处在舆论风暴中,他们更不知道,这是王静直到今天(12月13日)的最后一次出诊,那天下午,在他们等待中消失的王静,后续的几天内,再也没有出现在郑大一附院呼吸科的诊室中。

当向呼吸科的医生们提及王静及举报信时,医生们都回避,闭口不言。郑大一附院的宣传处在当天向媒体表示,事情还在调查中,会尽快公布结果。

舆论依旧在发酵。

12月10日晚上8点,当接通举报信中牵涉的另一人——王静丈夫、郑州大学教授张茂林的电话时,他声音很小,略显疲惫。在说明身份和来意之后,王静的声音出现,当问及举报信涉及的内容时,她语气礼貌地回应:“医院有宣传处,一切听他们的。”然后,她迅速挂断了电话。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资讯编辑撰写,观点仅代表编辑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资讯立场。
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资讯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文章评论
看得懂的健康专业资讯
+订阅
印象笔记
有道云笔记
微信
二维码
意见反馈
  • 新浪医药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 新浪概况 一度传媒 联系大家
  • Copyright ? 1996-2015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浪企业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